分类: Worth

爱国?爱猫?

        说来流水帐长。

 

        事情可以上溯到我们学校为了迎合上级建造“花园城市”的号召,拆掉了部分围墙,换上了栏杆,方便“透绿”。这不仅也方便了众多梁上君子和上网君子,也方便了猫猫狗狗们的进出。又因为经济危机的影响,越来越多的猫猫狗狗被踢出家门……

        总之,在今年年初的某一天,校园里出现了一只流浪猫。

 

        起初,陌生生物的出现当然比讲课的老师引起了更多的学生的兴趣,常常可以看到这只猫慵懒地卧在草丛上,或被几个女生爱抚,或大嚼着不知谁买来的香肠。它确确实实过了几天享福的日子。可没过几天,各个教学楼前便张贴了偌大的告示,上书“此猫系来自校外的流浪猫”、“请同学们注意安全,不要喂食”如此云云。学校作此文目的一目了然,万一猫抓伤了学生,学校就是有冤没处撒了,只好提前放出免责条款——你如果动它被抓那自然是你违反纪律在先,学校我没有责任。

        此文一出,果然奏效。还好野猫自有自的活命路,附近的食堂饭店也总是有剩饭剩菜,甚至不乏大鱼大肉,因而也没见它饿着自己,倒又乐得清静了。

 

        寒假归来,人人却惊叹于这猫不仅没饿死冻死,反而胖了一圈。待有识之士仔细观察后宣布,这小母猫有喜了。这又成了校园里的新话题,然而谁又都不会算猫的预产期,只能看着它的肚子日复一日地变大。

        这猫竟也慢慢胆大起来,上课时溜入教室,甩着猫步捏着嗓子叫两声,或赶快溜去,或被胆大的女生一把抱起送至门外。甚至后来竟然学会在打上课铃后不吭不响从后门溜入,四脚朝天仰面大睡,下课铃响了才起身跑出去。

        这样的精灵自然像全校的大众宠物一般地存在,它的一举一动都会被当做新闻在校内流传。而它的生产,则是比火箭跃迁西部第二更快地在校园中传了开来。最先发现的是英语组的老师,一传十,十传百,甚至越传越邪乎,有“英语组老师已经把小猫全部给生物组老师做实验了”之说。人们走在路上都会下意识地看着路边是否有小猫的踪迹。而它则像每一位母亲一样兴奋而敏感,叼着小崽在校园里穿来梭去,任何一个藏身之处都觉得没以前安全了。

 

        周一(3.30)上午,它叼着一支猫崽蹿进了高二一班的电脑桌下,然后自己跑了出去,当叼第二只回来时却发现一班门窗紧闭,就把这第二只放到了二班的电脑桌下,直到放学后才有几位同学把两只小猫和它一起送到了后花园。

        然而第二天(周二)有消息流传开来,周一下午,学校总务处的几位老师找到了这六只猫崽(当时老毛可能在外觅食)几位老师便将这几只小猫由“一位负责任的工人”送出校外。此后不知所踪。

        与此同时进行的,是德育处要求在全校展开的“爱国主义主题班会”。

~~~~~~~~~~~~~~~~~~客观与主观的分割线~~~~~~~~~~~~~~~~~~~~

        小猫被送向了何方,我们无从得知,据校方称是由工人转送校外人员。且不说这工人去往何方找愿接收六只小猫的人家,即使校方所言为真,刚出生一周的小猫的进食取暖问题,又怎么解决?没有了母猫的照顾,小猫能够存活的可能微乎其微。

        总之,这六只小猫现在应该已不在这世上了,而且,校方到现在也不愿以最简单的方式打发我们这群日日纠缠的学生——让那个工人露面。

        然而母猫却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到处寻找着她的孩子,周二在各个班门前嚎了一天,一声粗一声细,据说,那是猫的呜咽声。周三时它已经很难再喊出来了,只是无力地趴在教学楼里,等待着它的孩子突然出现在它面前。

 

        忽然在想,要是猫的记忆只能维持六天该多好,想必那样周一我们再去上课时,就又能看见它扭着腰在校园中散步了吧

 

        在这件事情中,我认为学校对于爱的双重标准对我们的教育给予了极大的讽刺。学校到底应该教给学生什么?当然不应只是知识,更应该有如何做人。如若一个人心中没有了爱,仅仅在为利与权奔波于世上,不正是与“不尚浮华”的校风所悖么?更难以相信,连弱小的生命都不肯去爱的人,又怎能担起“爱国”之名。是的,爱国确实重要,可能不能先放下成段的排比句,不知所云的满腔热血,来思考一下爱国的本质?爱Gov?肯定不是。爱这五千年厚重文化?这似乎沾点边,但显然很多人没有这样的境界。爱国的主体对象应该是人,爱这个国家的人民,爱这片土地上生存的华夏儿女,爱在这一方沃土上生生不息的炎黄子孙!

        可爱猫和爱国哪个更容易做到?真的爱一个国家的人,就应是在心里牵挂着每一个人的温饱,每一个人所遭受的苦难都应该能牵动他的神经,每一个人的幸福都应该能舒展他的眉头,而不是空泛地放大话空话,一面大骂所谓“敌国”对我国的文化侵略,一方面却不愿意静下心来看看我们现在的天朝。要真的做到爱国,就必须学着去克服人先天的贪婪与懒惰,甚至需要放弃个人的自由与财产。想去爱一只猫当然就远不用付出这么多。可一个人,连基本的爱心尚且做不到,又怎么希望它能够去胸怀大爱,去力践无私的付出的爱呢?

        一猫不爱,何以爱天下

        一件T-shirt,只许看图,不许联想

        undefined

发表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