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转载|Quote

【转刊】传说——花城纯爷们,《随笔》真汉子!

这是我的电脑扫描识别的,没有校对,可能会有文字上的出入。

传说

作者:筱  敏 原载于《随笔》2009年第4期

    传说中的那只猫叫六月雪,许多人都见证过它雪亮的毛
色。它通体蓬松着阳光的气味,传说那是雪地里的阳光,就像
曾经领着它的那个孩子。传说那只猫的眼睛亮蓝,从那里可以
看见夏日的晴空。如果谁在晴空中看见雪霰,谁就会在六月天
听到举世无朋的雷霆。
    从前有一位母亲带着那只猫去找她的孩子,那位母亲身着
白布衣裙。猫原是锁在家里的,猫是家猫,尚未成年,而且街
上兵荒马乱。那位母亲刚一转过路灯碎掉的街角,猫便穿过了
孩子房间的玻璃,风信子一样落到街面,跟了前去。
    传说中的母亲踩在六月的风里,比风还疾速,比风还惴
栗。母亲的影子时而比路树更长,扫在路边假寐的墙上,催它
们说话,时而比她自己要短,包裹住她,使她的喊声呜呜咽咽
变成琐细的虫鸣。而猫是没有影子的。间或有人恍惚感觉有光
斑越过,似乎吧,也许没有。猫的脚步落在夜里,夜是听不见
的,连夜也变得寂静无声。
    传说中的桥在桂花飘香的地方,那夜桂花的气味浓得很
腥。
    母亲走到桥头时突然感到气短,攫住她的是极地的绝静和
地狱的回声。静从周遭挤迫她,将她的心脏攥在掌中。
溪罐
    恰在这时那只猫赶上了她。事实上她_直说不好究竟是什
么赶上了她,她一直理解不了,直至多年以后。她的意识与那
夜的漆黑是一样的,连接漆黑的桥在那夜禁止通行。她不能想
象那只猫怎么穿过漆黑,它还那么幼小,漆黑却那么巨大。一
块小雪片飘摇着扑落,团在她脚下,发出她从来不曾听见过的
悲鸣。
    俯下身去她才发现路旁是一个花坛,她的腿已经抬不动
了,并且像蜡一样正在熔化,关于这一点她也理解不了,她穿
过了全城,难道就是为了来到这里?一棵路树搀了她一把,她
不知道那是什么树,它们沉默地站着,被黑夜淹没,树冠低垂
连成乌云。
    母亲抱着那只猫坐在花坛的石基上,传说中的花气正在这
里浓烈地蒸腾。夜色致密,是黑铁时代的坚硬,整一个城都消
失了,星光,路灯,屋瓦下的烛火,只有传说中的金盔甲在夜
空中列队而行。
    没有谁看见晴空的亮蓝是否还在猫的眼睛里,那样的夜
里,所有的眼睛都失明了。
    而母亲不能接受失明,她习惯在夜黑里照料自己的孩子。
母亲用她的手代替眼睛寻找,花坛的石基阴冷而且僵硬,临近
转角她看到一个孔洞,向内旋着,如一个待放的花蕾。她的手
指被吸了进去,火烫,炙痛锥心。
    与此同时那只猫发一声惊怖的尖叫,跃起来,子弹一样射
过桥头,就此失去踪影
    第二年那位母亲又来了,重又坐在去年的地方,独自等着
夜深人寂的时分。那些桂花都修剪过的,花气稀疏得几近没
有,花坛也喷过消毒药粉。有关的传说她也听到过,传说月圆
之时花妖围成花环在桥上舞蹈,传说月黑之夜桂花树下常有婴
儿的哭声,传说哭声是风信子会四处发芽,她倒是希望遇到传
说,·然而她遇到的只是不幸。    。
    有一片亮雾从花坛里面浮出来,是那只猫,它也来了,它
也记得这个日子。
    母亲把那只猫抱到膝上,对它说回家,回家,那只猫浑身
火烫,眼睛里是铜在燃烧,那是蓝色的火苗,温度恐怕与炼狱
接近。
    母亲把手煨在蓝火苗上,犹豫着要不要探看旧年那个孔
洞,而蓝火苗已经领着她的手自行游走,一寸一寸,从石基的
这头到那头,——然而没有。她心中一栗,双膝滑下去,她看
见那里被水泥抹平了,不仅孔洞,包括石基原来的纹理和裂
缝。
    那只猫哀厉地叫,夏夜在弥长的哀厉中静止不动。
    母亲再来的时候,花坛消失了。
    那花坛几经修改,早已装点得姹紫嫣红,疑似去往天堂的
人口,却还是被尽数推平了,水泥抹过的石基自然也清理殆
尽。卸在那里的沙石驱走了行人,禁止通行的铁栅也运来了,
还有红带子,缠在路树的腰上,扯开,延展着那些禁止。
    那只猫已经来了,两朵幽蓝的磷火,燃在坟包似的沙丘之
上,看着像一蓬有灵魂的骆驼刺。
    母亲明白就是这里了,那只猫一切都记得住。母亲抱住那
只猫说,今年我们窗台上的花可是开了,八朵月季^九朵雏
菊。那只猫婴儿似的蜷着,嘤嘤的似有隔世的啼声。母亲说,
那些路树其实是有眼睛的,在树干上,有一只深瞳仁的,还流
出胶质的液体,烛泪一样,深红。那只猫立起来张望,身躯耸
动绷成一张满弓。
    再次见到那只猫已经是新世纪了。新世纪的纪年从零开
始。
    连路树也都不在了,仿佛它们从来就不曾在过,一切全都
无影无踪。传说中的桥也不在了,只有一条平坦的大路极尽壮
阔,一直通往不可知处,或许是零,或许是无穷。大路显然不
预备有人行走,所谓的传说全都覆上了新一代的减震沥青。.
    母亲的眼睛很不好了,来到她身边的猫她竟然没有看见。
那只猫是从沥青底下挣出来的,,毛色昏暗,已经和夜色融为一
体。母亲感觉到一团黑晕蠕动着向她靠近,十二分的诧异,这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到她只能接受这个现实的时候,她伸出
手去,却发现那里无物,手拢起的是一朵全无重量的云。母亲
觉得自己的手渐渐凉了,母亲说,我们烧一点纸吧,今年我们
烧一点纸。猫的眼睛掠过一线灰蓝,那缺氧的火苗退缩着,渐
细渐隐。
    后来那只猫也消失了,再没有人见过那只猫,包括母亲。
人们说,猫不会有二十年的寿命,即使是传说中的猫,它怕也
是已经不在人世了吧。
    那些过时的传说也随之日渐消失,时间本来十分强硬,能
够泯灭一切,何况清理现场的并不仅仅是时间而已。
    余下的只有一个垂暮的老人,夏夜里蹒跚在不知通往何处
的大路上。飞驰的车辆是狂泻的河流,呼啸向西,呼啸向东,
地面狂躁地震动,空气狂躁地震动。
    她没有路。
    狂躁的车轮不断飞驰而过,随时可能碾过她,让她消失。

 

你说这篇文章我怎么就看不懂呢?

多看两遍吧。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

发表评论

评论